“感恩”征文專欄 >>
 企業新聞 >>
 文化活動 >>
 身邊小事 >>
 
 
 
“感恩”征文專欄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“感恩”征文專欄
 
二等獎——愛要上下走

在這樣一個如初春般氣候的初夏時節,因為一些家事,第一次,帶上女兒,我回到了闊別2年半的家鄉。
    小鎮還是那個小鎮,曾經,我朝朝暮暮的生活了15年。家門前的鐵軌,木工廠的院墻,那條不大整潔的街道,還有街邊熟悉的家鄉特色烤餅味兒,無一不像親人和朋友一樣,帶著永遠不會陌生的面孔在等待著我。
    車到站時,飄著毛毛細雨的天空在清晨靜悄悄的不做聲,車門口,是早已等候多時的爸,一手撐著傘,一手握件外套,還不等我腳落站臺,外套就迎面過來披在了正趴我肩上熟睡的女兒身上。這是爸第二次見他的外孫女。
    我以為我會像大學二年級那次一樣,因為一個十一沒有回家,等到寒假時,一下車就抱著爸嚎啕大哭。可這次我沒有,我笑笑的叫了聲“爸”,說了句“是不是等了很久了”,然后一家人沿著長長的站臺,簇擁著往家的方向走……
    那一刻,我知道我長大了,而我的愛,在往下走。
    是的,愛往下走,就因為這個讓人難以抗拒的方向,我一心照顧女兒,怕她長途坐車不宜,怕她氣候水土不適。所以,直到她19個月的時候,還是因為不得以的原因,我才第一次帶她回老家。而這個期間,我似乎忽略了遠方的爸媽,他們的思念與情感。
    也許,沒有哪里會比家更舒適了。雖然,我還是習慣性的給爸媽洗衣服,幫他們收拾房間,擇菜洗碗。以前,總是覺得我照顧他們比他們照顧我還要多一點,但這次,因為女兒的緣故,我看到了也許是他們曾經沒有釋放出來的愛與能量。每天早上,女兒的水杯里都是爸一大早新燒并晾好的水,女兒一睜眼,媽就馬上遞上溫熱的奶,閑暇時,爸媽都亦步亦趨的跟在女兒身后,看著她跑,看著她笑,眉梢眼底,是濃得撥都撥不開的歡喜。
    記得我小時候,他們不是這樣的。經常忙得沒空理我,從小到大,爸都只有一次過問過我的作業,還是在他喝醉酒之后。只是偶爾在我考得好成績時,給一些物質獎勵。但我絲毫不懷疑他們的感情。因為,若不是愛,他們不會節衣縮食的供我上學,若不是愛,爸不會為了給我多攢錢而放棄了抽煙卷,若不是愛,媽不會忍著病痛也要讓我在外面安心,若不是愛,他們不會默默無語的把我送上來青島的火車,若不是愛,他們不會在我兩年多不回家的日子沒有半句埋怨。
    我不是一個生來就很懂事的孩子,很小的時候,我有假想過我是爸媽抱養來的,這樣,就會有一天我親生的爸媽會回來接我,而他們很富有……
    我曾經很任性的因為媽不給我買一條新裙子而摔門,惹得媽在夜里痛哭……
    我還因為爸喝酒而和他吵架,一度讓爸覺得他白白養了我這么大……
    真的,有那么些個瞬間,我真的真的很不懂事,以至于在后來的日子,我發誓要拼命的去彌補,去償還。
    所以,再大些以后,只要我放假在家,除了做飯,一切家務活我全都包攬,洗衣服洗碗收拾屋子,打掃院子,甚至輪著斧子劈柴。記得一年冬天,家里買了噸煤,送煤的車只給卸到大門外,剩下的,只能靠人一筐一筐往院里抬。那時媽身體不好,爸要上班,只有我一個人,在飄著雪的寒冬臘月里,用一個16、7歲女孩稚嫩的肩膀,硬是把一噸煤抬回了院里。第二天一早,我躺在被窩里還笑笑的和媽開玩笑說:“你看,我也頂得上一個兒子能干吧?”說完手一支床剛要起身,一聲慘叫脫口而出,我又痛的躺回床上去。媽拉起我的衣服,看到的是兩只紅腫的胳膊,臂彎處,一片淤青,媽當即就落下了眼淚……
    再后來,我沒有讓爸媽操過心,不管是考學,工作,還是戀愛,結婚。直到女兒降生之前,每一年新年鐘聲敲響的那一刻,我都很虔誠的閉緊雙眼雙手合十,祈禱著“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的爸媽能身體健康,幸福美滿”,而這個不能說的秘密,我的爸媽從來都不知道……
    我以為,我就像一個風箏,被爸媽牢牢的牽住了線,不管飛到哪,只要他們緊一緊手里的線軸,我都會撲著翅膀飛回他們身邊,就如同當年那個穿著裙子的小女孩,在媽媽膝下許過的愿一樣,這一輩子,我都只對你最好……
    可我不曾預料,女兒的出生,帶來一股巨大的引力,逐漸的,爸媽越來越掌握不到我的行蹤,不知是他們牽不動手里的線,還是他們不舍得去打擾,就任憑我在那股引力的作用下越走越遠。
    直到見到爸媽那一刻,我才想起,我有幾個新年沒有許愿,我有多久沒為他們端過一碗湯,盛過一碗飯了。可爸媽,似乎根本就不記得,也沒放在心上,只是,做女兒的,那顆縝密的心又怎能不明了他們是在假裝呢。
    臨回青的前兩天,媽洗頭。媽最近皮膚不好,一接觸堿性的東西就過敏。我說:“媽,我給你洗吧。”媽不用,說自己戴手套就行了。我說:“就讓我洗吧,就像理發店那樣洗。”末了又嬉鬧著補充,“放心吧,不收你錢。”
    就這樣,我第一次給媽洗了頭。媽就像個孩子似的,很聽話的一動不動。不由自主的,我想起自己小時候,媽給我洗頭時總會說“別動啊,一動洗發水就進眼睛了”,于是,我便不敢動。把頭發沖干凈,我接著說:“趁著水熱,我給你洗腳吧。”當時洗腳盆是在一個板凳上,媽一手扶著我的肩,把腳抬起來放進了盆里。突然,我就感覺這次回來的很值。因為,我為媽做了一件從來都沒做過的事,生來總會有遺憾,但現在多做一點,未來心里的遺憾就會少一點吧。
    爸和媽表達感情的方式不同。隨著臨行的日子越來越近,媽便越來越緊張,總會在某一個當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跟我說“能不能再多請兩天假啊”,這個時候爸就會用目光斜媽一眼,然后不等我開口,就先說到“你以為工作能是你想咋樣就咋樣嗎”,于是媽嘆口氣,不再說話。
    爸從來不會挽留我,只會在每天的飯桌上擺滿很多的好飯好菜,生怕我這次走了就不知道下次什么時候能再吃到,而我,能做的就是和女兒每頓飯都大快朵頤,抱著不把肚皮撐破不罷休的決心和勇氣,以撫慰爸的一片心意。
    走的那天,我舉著相機對著房前屋后的每一個角落不停地拍照。爸不愛照相,每次叫他,他都老大不情愿,越讓他笑,他越繃著臉。后來,開始索性隨拍。爸正坐在門前的臺階上,摟著我的女兒,一起逗小狗玩,我在他們一旁,悄悄地把鏡頭對準了那個畫面。鏡頭里,爸笑的由衷的幸福和慈祥,看著外孫女嬌嫩的臉蛋,眼里滿是憐惜和疼愛,祖孫倆時而依偎,時而開懷大笑,而沒人知道,那一刻,鏡頭后面的我,眼底已是一片濕潤……
    火車到底還是開走了,就像08年的春節一樣,又開始了新一輪遙遙無期的想念與期盼,我,女兒和爸媽。偶爾,也會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,只是,時至今日,早已無法再去改變些什么。但總算是明白了一個道理:愛,不能只往下走,還要往上走。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,聽著就很讓人心痛的一句話,未來,我會時時刻刻的記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研發中心    石喬

 
<< 返回
Copyright ?2009 Shangdong Tenov Pesticides Co.Ltd. 版權所有 山東泰諾藥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:山東省諸城市相州鎮郭家屯 
電話:0536-6308568 傳真:0536-6303238  技術支持:青島網絡公司
魯ICP備05025548號    
銷售管理系統 青島網站建設
内蒙古11选5下注网